打麻将记牌这道坎说真的难住很多人。当初我也

导读 :都知道切蛋糕每次切一刀,剩下的就减少。受此启发我打牌时把下家、对家、上家当作一个蛋糕。第一刀切除的是小虾米。就是最早判定不会做大牌的对手。我称为剔骨。只要把骨头剔...

共1页/1条